請問芳療主播Alysa:請問老師精油真能口服嗎?像檸檬 野橘等建議配水飲用嗎?

Alysa:

精油能不能口服? 這各問題因為不同邏輯哲學有不同層面,藥學機轉很複雜,牽涉到的利益方也很龐大。很難用一言以敝之回答,更無法用可或不可的是非題來告知答案。以下是我的接觸和觀察,從英系,法系和德系哲學出發,提供不同的觀點給各位。

在講到口服之前,要先給"口服"定義,口服是直接滴進精油,還是搭配載體的口服,或者是把精油入菜的口服。這些都是精油,透過嘴巴進入體內的方式,都被稱做口服,但是使用方式和劑量,卻是最重要的關鍵。

大家都知道精油是由植物萃取出來的,是一種濃縮的物質,依據不同萃油率,幾公斤到幾千公斤的植材,才有一公斤精油。所以直接把精油滴入口中,這種口服方式的立即危險性,來自對黏膜的刺激,黏膜受到精油刺激,會感覺非常不舒服。當黏膜被刺激後就會變厚、變得不敏感。如果遇到像台灣民歌之父胡德夫的新聞事件,心臟病發時舌下含錠可能失效。至於精油特性是不溶於水,滴在水裡,是不會溶解在水裡的,會直接漂浮在水面上,如果直接這樣喝,一樣大量直接接觸到嘴唇和黏膜。

另外只要是從嘴巴進入的精油,都會經由肝臟代謝。同時口服精油的交互作用因素很複雜,藥物,喝酒,肝臟健康度..等,都是交互作用必須考量的因素。加上國外保險公司不承保口服,像我拿到IFA證照在英國可以使用,但是必須強制加入當地保險。加上英系芳療教育師承摩利夫人,摩利夫人的背景之前是在法國醫師旁的助理,回到英國後把精油與美容結合,非常強調全身按摩,達到的身心靈平衡,因此英式芳療大多告訴顧客不能口服。

 

法系芳療裡的確蠻強調精油口服,是因為法國把精油當成藥品的概念,可由醫師開立處方簽。上次去法國有機會拜訪當地平價精油公司老闆,此間公司在台灣的市佔率還蠻高的。我問他,每天最喜歡用自己家的哪一支精油。他回答我,他不用精油,只有生病時才會用精油。你看到關鍵了嗎? 法國人即使藥局都能買到精油產品與精油藥品,但不是天天用,是生病不舒服才使用。

 

至於德系教育以精油安全為出發點,比起其他派系,更專注於精油的化學結構,在量子學說和與地球共生息的哲學背景底下,精油量多不如少。目前德國芳香協會力推居家芳香照護概念,只要是自己在居家使用精油,皆告之不能直接純油口服,但是微量精油是可以運用在芳香菜餚裡。

 

各派系說法都有師承一套的思想邏輯,沒有對或錯,行或不行,而是在資訊傳遞過程,很多被斷章取義,見樹不見林。要不要口服,可以先問自己的需求,為什麼要喝檸檬精油? 如果是要養肝清血,檸檬精油裡有些許夫南香豆素的成分,是可以降血脂,但是這種三環化合物也會增加肝臟負擔。因此關鍵都在你的目的,使用方法和劑量。

 

至於我自己呢?各個派系都接觸過,學的很雜。我的精油使用經驗與臨床呼應,我比較傾向德系用法--安全第一。我不會把精油直接滴入口中,因為非常不舒服。如果要在開水中加入精油,我會滴一滴在蜂蜜裡(蜂蜜是種天然乳化劑的概念,讓精油與水能均勻混合,降低黏膜刺激感),然後加很多水泡開喝,同時不會天天這樣做,這各做法是當作自然療法的方式來使用精油,偶一為之。

 

我必須重申,這篇文章沒有意思要替精油能否口服提供標準答案,也希望當您想要分享這篇文章時,一定要完整分享,並標示出處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芳療主播 曾鈺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